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当前位置: > 365体育直播 >

把发展的问题交给发展来解决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1:54 类别:365体育直播

“白酒行业目前所处的发展环境,与国家宏观环境非常相似!同样的,需要我们在体制机制上和经济结构转型与调整中,谋求创新与变革。”4月14日,在贵阳召开的“第三届中国白酒领袖峰会”上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任兴洲对记者说。

在任兴洲看来,我国当下面临少有的错综复杂局面,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,经济整体上仍处于周期性、阶段性的调整期,不会形成新的快速上升趋势。

酒业自身的发展与其所处的宏观环境高度相似,这在参加第三届中国白酒领袖峰会的企业掌门人看来,是值得我们研究的重要问题——与国家经济走势吻合,也在间接向我们预示,应该将酒业现存的问题和调整的办法,与国家当下宏观经济调控政策关联起来。

“变革已是行业必经之路,无论主动还是被动。”在本届白酒领袖峰会上,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对记者表示,经过了2013年的调整,各方智库共同在为中国酒业在新的一年深化改革提供了思想启迪。当下酒水行业仍未实现全面转型,很多厂商将精力专注于“调整措施”上,而这并没改变白酒行业面临的主要矛盾。记者发现,伴随自上而下展开的“改革”呼声,酒业已经对方向的认识更加清晰,在本届白酒领袖会上,五家白酒上市公司领袖集体宣言,要积极寻求酒业改革路径。

中国白酒

宏观经济面临“三期叠加”

著名经济学家、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认为,当前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不仅承受下行压力,而且非常复杂,面临着多方面的两难、矛盾选择。在他看来,现在的形势可以概括为“三期叠加”。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、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,“现在的难题是这三期的负作用同时发生,相互叠加,而且今年会进一步显现”。

所谓增长速度的换挡期,姚景源认为,是因为中国改革开放已经持续了36年,这36的时间,每年全国经济增长速度平均达到9.8%,接近于两位数,“能保持这样的速度增长30多年,本身就是一个奇迹,而从经济学来看,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保持。

“我们已经突破了一个历史的、经济的发展规律,走向低迷是正常、必然的。当下我们的长期发展累积了很多问题,比如环境污染,资源环境的负担很重。”姚景源表示,从增长速度换挡期来看,风险不是来自上限,主要是看下限能不能守住,上限是要避免经济过热产生恶性通货膨胀,下限则是要保证充分就业。

在结构调整的阵痛期方面,姚景源认为,中国第一产业太薄弱,农业的薄弱又约束了整个国民经济进展。“农业、粮食仍是个很大问题,去年进口粮食7000万吨。我们农业土地面积减少,只能靠单产能力提高,导致我们开始大量使用化肥,而大量使用化肥,又导致我们的环境破坏。”同时,中国农业的组织机械化水平低,导致劳动生产率太低,农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国际水平,玉米高30%,水稻比越南高1000元,肉类生产成本都高。”

在第二产业方面,中国的工业大而不强。据了解,现在全球有500种重要工业品,中国有281种,位居全球第一。但基本处于产业链的末端或下游。我们的服装出口的量很大,但基本都是贴牌,没有知识产权。

而中国的第三产业服务业占比又少,“这就需要调整结构,把第三产业调整到重要位置。但调整结构是有代价的,损失一定增长速度,与保增长的矛盾,是个两难选择,实际操作非常复杂。”姚景源说,结构调整这个坎儿必须要过,否则长远以来又要付出更多的代价。

而在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中,中国面临着两个经济政策的“副作用”:第一个是人民币发行过多,广义货币数量过多,但是我们的经济总量不足,同时出现了融资难、贷款难问题;第二个是地方政府17.9万亿的债务。虽然这并不足以对经济产生崩溃影响,但是也有风险,首先是带来经济增长过快;其次是借钱就不想还;第三是把偿还希望寄托在土地溢价上,这是个风险。

姚景源认为,解决中国经济面临“三期叠加”的复杂局面,需投资、消费、出口“三驾马车”同时发力。面对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,“让中国经济走向一个更高的平台,唯一的办法就是改革。”

中国酒业面临“变与不变”

从宏观经济形势分析解读白酒行业,这也是任兴洲的思路。在峰会现场,她首先向大家分享了这几年中国宏观经济的变化。她列出的数据显示,从2003到2007年,我国经济年均增长11.6%,为史上最高。此后增速出现小幅下滑,2008年到2011年GDP增长达到9.6%,2012年是7.8%,2013年下降为7.7%,经济下行趋势明显。

“今年一季度经济增幅又降为7.5%,这一现象不容乐观,中国正面临着少有的错综复杂的局面,我国的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。”任兴洲表示,我们已经显现增速换挡的趋势。同时,结构不调整过来,仅靠刺激是不能实现新一轮增长的,要经历“新增长动力的发育期”。

在这种背景下,中央确定今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7.5左右,要把发展的问题交给发展来解决,保持信心。

同时,还存有几个“不变”以增强中国经济发展信心。首先,宏观经济曾策没有变,国家做“微刺激”,相对以前的强刺激,正在把“十二五”的盘子往前推;其次,中国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实质改变,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,保持适度流动性,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。第三,工业化、新型城镇化较快推进的大趋势没有变;第四,我国消费品仍处在快速增长期。

“与中国宏观经济的表现相似,中国酒业发展环境表现出了相应变化。”任兴洲分析,中国酒业之“变”,主要体现在行业增长速度换档,行业超常规增长期已经基本结束,转向常规增长;全行业面临着结构调整的阵痛,白酒尤其纠结而痛苦;行业面临消费群体和消费偏好的分化;行业相关政策显著调整,包括“三公消费”管理、八项规定、厉行节约等;社会舆论环境发生变化,从被追捧到被妖魔化。